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疫情下很多民办园濒临倒闭,这家企业向同仁们伸出了橄榄枝!

疫情下很多民办园濒临倒闭,这家企业向同仁们伸出了橄榄枝!

图片说明:疫情下很多民办园濒临倒闭,这家企业向同仁们伸出了橄榄枝!,。

随着疫情的好转,全国很多地方的中小学已开始复学复课,但绝大部分地区的幼儿园开园却遥遥无期,不少地区的民办幼儿园显然已进入了“至暗时刻”。我们在2月27日发起了一项《疫情下民办幼儿园发展现状调查问卷》,截至5月6日,已有530份有效问卷。这个问卷数量较4月25日央视财经引用的问卷数据量——288份——增长了84%。如需《疫情下中国幼儿园行业调查报告》,请私信获取。由于样本的增加,加上开园持续延期,越来越多的民办幼儿园陷入了困境。在只有288份问卷的时候,我们的调查显示,当被问到“账面现金大概还能支撑多久?”时,有60%的受访者选择了“目前账面现金已无法维持运转”,而在截至目前的530份问卷中,选择“账面现金已无法维持正常运转”的已高达70.8%,选择“还能支撑1个月”占了17.7%。事实上,样本数量的增多还可以让我们更为全面地了解在这些民办幼儿园当中,不同规模的幼儿园面临着更为不同的运营困境。今天我们就来分析一下不同规模园所所面临的困境有何不同。我们的问卷调查针对的是幼儿园的举办人,对于其拥有的园所我们按数量分为以下5种类型:1)单体园:即只有一家幼儿园,这类幼儿园的举办人往往同时也是园长,且多为自然人。这类园所的举办人要么是已运营很多年,但因为自身或其他原因发展受限,要么是刚刚开办园所不久,还处于单一园所的成本回收期;2)2-5所园:这类幼儿园的举办人一般有较为成功的单一园所运营经验,其所拥有的2-5家园所多处于同一个市的同一个区或临近的区;3)6-10家园所:这类幼儿园的举办人多具有较为成熟的幼儿园运营经验,其园所多处于一个市内,园所分布于市内多个区中,在本地中,具有较为领先的地位;4)11-30家园所:这类幼儿园的举办人经验丰富,在一个省内的多个市有幼儿园,少部分在跨省地区有园所,经验非常丰富,融资路径较多。5)30家以上,这类园所在全国多个地区有园所,运营经验非常丰富,融资渠道多,熟悉不同地区的幼儿园运营环境。在面对“目前账面现金还能维持多久?”这一提问时,前述五类园所的回答情况如下:统计显示,在368家单体园中,账面现金目前已无法维持正常运转的占了74.7%,135份“2-5家园”中,这一比例下降至65.2%,17家“拥有6-10所园”的机构中,47.1%的选择了“目前账面账面现金已无法维持正常运转”。总体来看,单体园的情况最为糟糕。不过,若算上第二个指标——“还能支撑1个月”——则全部园所的账面现金状况都比较糟糕,账面现金无法维持运转的占了80%以上。考虑到我们的调查时间跨度已达到2个多月,而且很多地方的幼儿园仍未开园,因此,目前来看,不管是单体园,还是数量更多的机构,目前账面现金情况均不乐观。由于账面现金不乐观,先前的预收费成了帮助园所渡过危机的救命伞,但这也饱受舆论诟病。目前全国多个地区均发生了幼儿园的退费事件。据凤凰WEEKLY财经4月30日报道,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嘉德蒙台梭利双语幼儿园,隶属于威德国际教育集团(以下简称“威德教育”)。在上学期结束一个半月前,向家长们收取了2020年春季学期的费用,目前家长们正在跟园方协商退费方案。而关于是否退费,双方也是各有各的道理:一方面,家长们搬出了《幼儿园收费管理暂行办法》,要求幼儿园对入园幼儿按月或按学期收取保教费,不得跨学期预收。据中教投研了解,目前全国多个地区的教育部门也在民生互动版块(有的地方还发了红头文件)表示,幼儿若未入园,幼儿园不得收取保教费。但在疫情期间,全国多地的中小学都在开设网课,而一些幼儿园在疫情期间也在积极地开发课程资源包发给家长,并督促家长打卡监督孩子开展游戏等活动。这一块服务能否视为幼儿园提供给家长的教学服务至今没有定论。如果说,这一块不算教学服务,但是它确实是幼儿园安排教师们开发的课程资源,而且幼儿园也付出了人工成本。如果说它是,家长们又有很大的意见,又不太认可。一位来自上海不愿具名的举办人告诉中教投研:“我们是非普惠的民办幼儿园,疫情发生期间,我们一方面积极地配合政府做好幼儿园在园幼儿、家庭及职工的健康防疫登记工作,及时上报,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在积极地组织老师们开发线上课程资源供家长们使用下载,我们承认与面对面的教学相比,这个效果确实有限,但我们确实又在提供这些服务。公办幼儿园由财政全额拨款,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也有政府补助,疫情期间正常发放教师薪资,这本无可厚非,我们是市场化的民办幼儿园,但我们在疫情期间的花费不应该全由举办人一方承担,这应该由市场参与者共同承担”。从2017年介入教育行业研究至今,我们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究竟一所学校、一所幼儿园的核心资产是什么?是拥有的地上建筑物及其附属设施,还是它拥有的一套运营管理体系?我们也对比了孔子时代的办学以及未来学校的形态,并跟很多从事教育工作多年的校长和老师们沟通过,几乎没有人会否认一所学校的核心资产一定是它所拥有的师资队伍。5月7日下午,一位拥有100多所幼儿园的举办人告诉中教投研:“我在全国多个地区拥有100多所幼儿园,你说我这段时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我总共有4000多个教职工,我最大的任务就是给他们发工资。如果不发工资,这个团队就会人心涣散,就会散,这是我经营教育这么多年最为重要的资产,那些房子、教学教具都不是”。为了给老师们发工资,这位举办人已卖了三套房产。事实上,由于具备的资源禀赋不同,拥有不同数量园所的举办人在面对现金短缺采取的主要应对措施也不一样。在我们本次的调查问卷中,面对现金短缺,在368家单体园中,42.4%的选择了寻求银行贷款,37.8%的选择了减少员工薪资,23.1%的受访者选择转让,准备退出这个市场。不过,也有一些实力较强的机构,准备为行业中遇到困难的幼儿园提供资金以及其他更多的运营服务。苏州宇祺教育集团就是一家这样的企业。该集团投资部门的游老师告诉中教投研:“疫情当前,许多同行遇到了困难,虽然也遇到了不小的挑战,但还是希望可以为这个行业的长久发展出一份力,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公开资料显示,苏州宇祺教育集团成立于2006年,在幼教领域经营了14年,已经在苏州、南京、无锡等地开办了18所直营园,既有满足高端人群差异化需求的国际园品牌、高端品牌,又有价格亲民,口碑不错的普惠性幼儿园,集团现有教职员工近1000人,在园幼儿8000多名。接受中教投研采访时,游老师称:“目前,宇祺已经探索出了多元、创新、有效的教育帮扶模式。之前公司承办了由云南省教育厅主办的云南学前教育发展实验示范项目,通过3年时间,将云南省近800名学前教育管理人员,接到上海、南京、苏州等地区,进行系统性的培训。另外,在武汉、西安等地,我们也有多个课程体系输出、管理经验输出的成功案例”。如您有意寻求合作,请私信交流。这段时间,我们几乎每天都能收到举办人转让园所的电话以及资金方收购园所的请求。考虑到今年是完成80%普惠目标的最后一年,如果没有新的资金介入,不少园所很可能不得不接受政府收编和改造。前段时间,一位深圳的园长跟中教投研讲:“我最近忙坏了,在准备转公办园,连朋友圈都没有看”。我跟她说,要开心一点,毕竟吃公家饭了,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回到正题。在27份“6-10家园、11-30家园以及30家以上园所”样本中,63%的受访者首选寻求银行贷款,其次为股东们增资,选择减少员工薪资的只占18.5%,较单体园的比例大大降低,寻求转让的比例也只有7.4%。而在“2-5家园”的135份样本中,应对现金短缺的措施中,也只有28.1%的受访者选择了给员工减少薪资。这一对比说明了,越是经营成熟的举办人,在面对困难时期越注重稳定团队士气,首选的措施先是银行贷款,然后是股东们增资,而单体园则首选银行贷款,其次就是降低员工薪资。当然,这也说明了单体园的举办人应对困难的手段较少,也不能说他们不注重团队建设。不管怎么样,当下民办幼儿园行业正经历一场磨难。作为一个行业观察者,我们认为,在这场磨难当中,家长确实有十年前发布的政府红头文件做背书去主张退费,园方也有合情合理的诉求要求少退费,而主政者一方面需要兼顾家长诉求,一方面又要考虑举办人的合理诉求,这确实考验着施政者的智慧。我们唯愿每一个市场参与方都能把目光放的更为长远一些,不要过多地着眼于眼前的短期利益。不然,我们每个人都将承受最大的伤害。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日韩激情无码视频在线观看_日本五码电影播放_西欧成人网疯狂诱惑--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疫情下很多民办园濒临倒闭,这家企业向同仁们伸出了橄榄枝!

文章地址:http://www.cosmepot.com/article/82.html
有关热门【疫情下很多民办园濒临倒闭,这家企业向同仁们伸出了橄榄枝!】的标签